• 手游资讯11

  • 手游资讯12

  • 手游资讯13

  • 手游资讯14

  • 手游资讯15

  • 手游资讯11

  • 手游资讯12

  • 手游资讯13

  • 手游资讯14

  • 手游资讯15

  • 手游资讯11

  • 手游资讯12

  • 手游资讯13

  • 手游资讯14

  • 手游资讯15

  • 手游资讯11

  • 手游资讯12

  • 手游资讯13

  • 手游资讯14

  • 手游资讯15

  • 手游资讯11

  • 手游资讯12

  • 手游资讯13

  • 手游资讯14

  • 手游资讯15

  • 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

    玛法野史NPC篇镇魔守将

    19-06-21 22:03:00 来源:

      这是一个永远不会老去的世界,你只会变得更强大,而非衰老。

      这是幸运,还是悲哀?

      若是,我早已是耄耋之年,但我是派遣下界,掌管玛法正道的神,我有不老不死之身。

      若你也同我一起入世玛法,那么,你会记得我身边曾有过一个女人。

      我不是啰嗦的男人,他们都说我缄默的,今天是怎么了,突然很想说说话,也许我是倦了吧,半睡半醒的晕眩,控制不住的思绪,都在心中翻腾着,想要喷薄而出。反正此时已是夜阑人渺的时刻,即便我唠叨两句,也扰不了谁的清梦。

      你说你记得我身边的那个女人,你一定是在骗我这老。

      你又在笑了,笑我自称老。

      难道不是老吗,我在这个世界已有千年,少年人,不要笑,更不要给我起“千年树妖”的绰号,千年树妖算得了什么,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。

      既然想听故事,就安静些,不要轻易笑话,更不要催促我,人老了,什么都很慢。

      当年玛法天地初开,人族孱弱,魔族,派我和天尊下界掌管玛法正道,下界三年,在一次与魔族对抗的血战中,我搭救了一个小女孩。她的亲人皆死于这场战争,孤零零一个人站在战后的废墟之中,一双大眼睛着我,一瞬间就看到了我的心里去。

      这种感觉很奇怪,我是神,没有人族的七情六欲,可不知为何,在这个小女孩面前,我的魂魄为之轻轻战栗。我走过去,抹去她面颊上的血迹,领着她走出废墟。

      她很小,十一二岁的年纪,我真不知道我是发了什么疯,竟会对她如此着迷,我知道这场爱恋是不伦的,所以,我控制的很好,我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等她长大——我有不死不老之身,我是这个世界的神。

      我每日将她带在身边,生怕一个小小的疏忽,就让她遭到魔族的,我还天尊教授她各种技能。天尊是个好师傅,在他的指点下,她迅速强大起来,我很欣慰,因为,只有自己够强大,才能免受。

      有一日,我们三人迎战,众多小怪被我们悉数消灭,仅剩仍在伺机反扑,我刚要扬刀上阵,却被天尊一挡,只见她的身影从我身后直冲了过去,我甚至来不及惊呼一声,只见她灵符飞舞、毒粉轻撒,身形轻灵飘忽,一向是惯了,此时却毫无招架之力,几个回合,颓然倒地。

      她转过身,对我微笑。

      我几乎呆住——就在不知不觉之间,她已经长大了。

      我以为是春天了,却不知寒冬已然来临。

      我正要迎上去,却见她向天尊缓缓走过去,两人面对面站着,低诉着旁人无法听清的私语——原来,原来如此……

      我只有笑出来,我只有对着这一对情侣调侃,我只有知趣地离开,我只有狂奔而去。

      我是神,这片之上,掌管正道的神。

      我有不老不死之身,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等她长大,这是多么的幸运。

      但是我没有料到她和天尊日久生情,我没料到她爱上的天尊和我一样,有着不死不老之身,这又是多么的悲哀。

      我没有退,下界之初,早已告诉我,一旦下界,绝无回头之。我甚至不能去死,就算为了一个女人去死是无比的事,可是我却突然羡慕起那些为情自尽的人,因为,某些时候,死也是一条退。

      我只有向前走,继续向前走。平定魔族之乱,帮助人族崛起,事情永远也忙不完,战争永远也没有休止,我并不寂寞。

      我刻意与他们保持着距离,也从不关注她和天尊的消息,对我自己的心意,更不曾泄露半句——既然说也无益,那么就绝口不提吧。

      有一天,召见我们,原来玛法魔族已悉数封印,其余小怪不足人族为惧。我和天尊再不用每日冲锋陷阵,只需各自掌管封印结界即可。派天尊前往白日门镇守结界,而我,则留在土城,掌管盟重,不得移动半步。。

      的命令,没有任何余地。

      盟重与白日门千里迢迢,如果她不来探望,此生我便再也无法见到她。

      她会来吗?

      所幸的是,她每年正月十五都会来,她是真的老了,到底是人族,没有不死不老之身。我有多爱慕她,就有多羡慕他,若我同为人族,我的悲哀,也会有尽头。若我不是神,我也能去白日门远远看上她一眼,哪怕千里迢迢,哪怕途凶险。

      我并没有别的选择,多想无益,我渐渐学会了。

      有一年正月十五,她没有来。

      我整整等了她一天,努力在摩肩擦踵的人群中寻觅她的身影。

      第二年,她也没来。

      如是三年,我想,也许,她再也不会来了。

      后来,我收到天尊的消息,天尊告诉我,她死了。

      这就是人族的悲哀,死亡,谁也逃脱不了的悲哀。天尊说,她卧病三年,临终前念的是我的名字,她说自从我搭救她,她就爱上了我,而我永远缄默,永远威严,情窦初开的女孩,受不得半点冷落,于是,她以为她对我只是,而接受了朝夕相处的天尊的。

      原来,原来如此……

      我依然没有任何选择,我依然必须死守在这里,不得移动半步。

      我依稀记得,曾经说过,人族虽然寿命短暂,却可以,用匆匆数十年,换下一个匆匆数十年。

      我想,既然是说的,那么一定是对的。她会再回来的,这一次,我不会错过她。

      我是神,我有不死不老之身,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等她,多么的幸运,不是吗?

      少年人,我的故事是不是很枯燥?瞧,你已经睡着了。

    https://www.fy119.com/news/3/2/detail_462.html


      公司简介|报社简介|发行站点|联系我们|付费推广|网站地图|黄页